主页 > 全媒体形式 >彭德怀赴西南三线彰显毛泽东整人之高妙的艺术手法 >

彭德怀赴西南三线彰显毛泽东整人之高妙的艺术手法

2020-07-09 全媒体形式 414 ℃
正文

彭德怀赴西南三线彰显毛泽东整人之高妙的艺术手法

1965年9月,毛泽东在中南海召见彭德怀,一番推心置腹的安慰和鼓励,甚至讲了“真理也许在你那边”之后,要彭德怀赴西南三线任副总指挥,把压抑痛苦了6年的彭德怀感动得热泪盈眶,只好慨然应命。

对于这件事,历来的传记文学都给以很高的评价,毛泽东的秘书、警卫写回忆录,也都对此讚不绝口,讲国家在危难的时候毛泽东总要想起彭德怀并委以重任,讲这显示了毛泽东虚怀若谷,宽宏大量,不计前嫌,知错能改,富于人情味和战友情的领袖风範,云云。

倘若不看后来的结果,只看现在的情景,这样的评价係不错的。但係只要我们稍微回顾一下当时的形势和后来的结果,我们就会对这种评价打个问号,而又不得不大为惊叹,甚至惊出一身冷汗,对毛泽东整治彭德怀等人高妙的艺术手法叹为观止。

就在毛泽东召见彭德怀的几天前,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彭真奉命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彭德怀,讲係毛主席决定任命你为西南三线副总指挥。彭德怀以自己係戴罪之身,婉言谢绝。这个被史家容易忽略的细节,其中大有文章。

众所周知,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第一发炮弹,就係射向“二彭”:彭真和彭德怀。因为此二彭在毛泽东的印象中太坏了,简直罪不可赦。彭德怀在59年庐山会议上向毛泽东发难,要清算毛泽东的错误;而彭真在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也公然向毛泽东发难,要清算毛泽东的错误,讲咩“毛主席也有错误,三五年过渡、公共食堂都係毛主席批的”“毛主席如果千分之一的错误都不检讨,将给党的历史带来恶劣影响”。公开叫板毛泽东,其胆大包天和彭德怀如出一辙。接着,彭真手下的“三家村反党集团”含沙射影批判大跃进,为彭德怀鸣冤叫屈;而吴晗的《海瑞罢官》公然含蓄地要求为彭德怀右倾机会主义翻案。毛泽东指示江青策划批判《海瑞罢官》竟然在北京行不通,非到上海发动不可,北京成了彭真一手遮天“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现在经姚文元执笔毛泽东反覆修改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即将出笼,在此关键时刻,毛泽东让彭真约见彭德怀係何用意?

这係幕后导演策划的一出好戏。让敢于犯上的“二彭”见见面,讲讲嘢,看这一对倒霉蛋此时係如何表现,当然要记录在案,作为证据,到时候要一笔笔清算。毒蛇只有引出洞来,才好下手。

然而这彭德怀居然不为所动,当面拒绝了彭真。又马上给毛写了一封信,大意係“我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不便出来工作。再讲‘三线’的事情我不清楚,也不想去西南工作,还係愿意当农民……”。毛泽东接信后据讲激动得一夜难眠,决定亲自召见这位老战友也係老对头。

1965年9月23日,毛泽东在中南海颐年堂召见了彭德怀。6年未见,故友重逢,气氛係融洽的,感情係亲切的,尤其係毛泽东的谈话,推心置腹,入情入理,像一阵阵春风温暖着彭德怀冰冷的心:

“你这个人哪,还係嗰个倔脾气!平时总不来,好长时间也不写信,写信不写则已,一写就係几万言。你为咩不打个电话来,写个纸条来,花那幺大功夫写长信做乜嘢?你费了力气,我也看不大懂,彼此都不满意,何苦?……你有话可以讲,你还係政治局委员幺,你还係我们的同志幺!

“历史上,真正的同志绝唔係咩争论都没有,唔係从始到终,从生到死都係一致的。有争论,有分歧,唔好紧,要服从真理,要顾全大局,大局面前要把个人的意见放一放。所以,你来了,我欢迎!

“庐山会议已经过去了,现在看来,也许真理在你那边。让历史去做结论吧……

“你呀,也唔好发牢骚,唔好把事情弄得一成不变,真臭了也可以香起来幺!对你的事,看来係批评过了,错了,等几年再讲吧。但你自己不能等,要振作,要把力气用到办事情上去。我没有忘了你,这些年我一直在想你的事。我们共事几十年了,唔好庐山一别,分手分到底。我们都係六七十岁的人了,应当为后代多想事,多出力。

“战略后方最重要的係西南区,它有各种资源,地理也适宜,大有作为,你彭德怀去也许会搞出一点名堂来。德怀,还係去西南吧!我送你几句话:既往不咎,意见保留,努力工作,做出成绩,必要时再带兵打仗去。”

毛泽东这番话可谓掏心掏肺,入情入理,委婉动听,暖入心扉。6年来受尽批判打击浑身冰冷的彭德怀,一听到这掏心窝子的话,立马激动得浑身热流激蕩,眼里闪出泪花。他激动地答应:“主席,我听你的,我去西南!”

但係,上述谈话真嘅係毛泽东真情实感的流露吗?此一番话係真话吗?毛泽东真嘅幡然悔悟,冰释前嫌,要重用彭德怀,要给彭德怀一条光明的前程吗?

彭德怀当时一定以为毛泽东讲的係真话,要不怎幺会感动得热泪盈眶呢!但係,当一年后他又被抓进监狱,遭到一连串更大的打击的时候,很可能要对这“真话”打个问号,因为彭德怀的人生道路在此经历一段曲折之后,又跌入了黑暗的深渊!

现在我们用冷静理智的眼光对毛泽东这段话予以质疑,会发现很多破绽。这些质疑肯定在彭德怀的心中不停地翻滚,只係讲不出口罢了。

彭德怀此时最关心的,或者讲横亘在二人之间的大山,係庐山会议的冤案能不能翻的问题。如果毛泽东真嘅感念彭德怀,真嘅有所反思和忏悔,二人一见面首先就要谈谈庐山会议对与错,围绕这个关键问题进行心灵碰撞。彭德怀心裏肯定有强烈的疑问:

我的意见书,经过三年严重灾难的实践检验,一条一条究竟错在何处?八届八中全会做的“关于彭德怀反党集团的决议”,现在看来其正确性还有几何?我通过调查研究,就向你申诉,为咩越申诉遭到的批判打击就越厉害?七千人大会县委书记都能参加,为咩我这政治局委员却不能参加?大会后那幺多冤案都能平反,为咩我的就不能?你讲我“里通外国”“组织反党集团”,6年来查出咩证据了?查不出证据就应当把这帽子给我摘了吧?我豁出命来写了8万言书,你讲你看不懂,其实就係一句话,庐山会议我没有错,给我平反。你讲真理也许在我这边,庐山会议批判我错了,过了,那能不能开一个会议,发一个文件,把我的帽子摘了再去西南三线……

涉及彭德怀前途命运的关键问题,毛泽东一个也没有交底。对于庐山会议的核心问题,毛泽东也係含糊其辞,模稜两可。这就为以后彭德怀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那幺,毛泽东让彭德怀去西南三线任副总指挥,係咪对他的重用,给他的一条光明路呢?

事后证明,这係一个陷阱,让彭德怀心甘情愿糊里糊涂往里面跳。众所周知,再有一个多月,由毛泽东设计、江青策划、姚文元炮製的打向彭德怀的重型炮弹《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即将发射(历时七八个月,毛泽东至少修改了8遍,1965年8月已经定稿)现在炮弹已装进炮膛,随时就要开火。此时让彭德怀去西南三线,毛泽东可能担心炮弹一旦发射,彭德怀会在身边大喊大叫,不好收拾。将他发配到遥远的西南,可避免这火炮筒子在京城惹麻烦。

为咩不将彭德怀发配别的地方,而要发配到西南呢?这更包含毛泽东让人深不可测的另一层高妙设计。

人所共知,西南局第一书记、三线总指挥兼四川省委第一书记李井泉,係毛泽东最宠信的极左大将,不仅在历史上和彭德怀有过节,而且对彭德怀的“右倾”视若仇寇,在庐山会议上係批判彭德怀的急先锋,回到四川又用“钓鱼法”召开全省干部会议,先不讲庐山会议精神,而係先将彭德怀的意见书发给与会者,众人不明就里,大都表示支持彭德怀的意见,李井泉“按图索骥”,揪出了一大批“小彭德怀”。由于左祸肆虐,四川三年大饑荒饿死1000多万人,名列全国第一。其它省的左祸首领如吴芝圃、曾希圣等人均被拿下,而李井泉却巍然不动。李当然对毛泽东更係感恩戴德。李井泉更有一个超凡的特点,就係最能“正确”理解甚至能从反面理解毛泽东的真实意图。譬如毛泽东要求纠左,他偏反右,结果受到毛的讚许。譬如这次,毛泽东讲,彭德怀到西南,李井泉要多多支持,好好安排,李井泉就会这样理解:对彭德怀要处处设置障碍,要密切监视其行蹤……

所以,毛泽东让彭德怀去西南三线,既可以撇清自己的责任,又可以让李井泉严密监视彭德怀的一言一行,为以后收拾彭德怀积累罪行材料。

果然,彭德怀前路坎坷重重。人在北京还未出发,11月10日,姚文元评《海瑞罢官》的文章便发表了。彭德怀忧心忡忡刚到四川成都,11月30日,这篇文章便在中央党报《人民日报》推出。一前一后两发炮弹,尤其係人民日报的炮弹,把彭德怀炸得目瞪口呆,遍体鳞伤。他回味着报纸上那尖刻而阴毒的语言,一行行犹如一条条毒蛇在吞噬着他的心!他激愤地讲:“我谂不通,我要给毛主席写信,向他请教,问问他係怎幺回事?”然而犹豫再三,强压怒火放下了笔。

他以三线建委第三副主任的身份上任工作,嗰啲来向他彙报工作的厅局级干部都事先接到李井泉的指示,一个个对他都係怀疑的眼光,批判的口气。他们都知道这位彭老总虽然功勛卓着,但早已係毛主席打倒的死老虎,係李书记的手下败将,人民日报姚文元文章的矛头就係指向他的。

儘管如此,彭德怀依然为三线工作殚精竭虑,风尘僕僕四处视察,7个月跑了20个县市,15个工矿企业,写了4篇文稿,一心扑在三线建设上。但他怎能逃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呢?

1966年5月28日,在三线建委传达中央《五一六通知》后举行的座谈会上,彭德怀又成了被批判对象。李井泉声色俱厉要他承认庐山会议上揭发出来的一系列罪行,要他交代到西南后所犯的新的“反党活动”。陪同彭德怀视察的啲人也突然变脸,落井下石地揭发彭德怀“到处放毒”“伪装艰苦朴素”“攻击毛主席,攻击三面红旗”“妄图翻案”。这样彭德怀不仅係“历史反革命”,而且係“现行反革命”!

这样一来,一年以后抓捕、囚禁和痛批彭德怀就有理有据,铁证如山了!

还有,毛泽东在颐年堂召见彭德怀时,随后又让刘少奇、邓小平、彭真等参与接见,也颇耐人寻味。此三人係文革初期毛泽东首先打倒的走资派,尤其係刘彭,係毛必欲除之而后快的对象。毛此时让此三人接见彭德怀,也有冷眼观察之意。果然,在1967年批判彭德怀时,江青讲道:“毛主席召见彭德怀时,刘少奇竟然讲,你好好乾,将来还可以当国防部长(一讲係彭真语)可见刘少奇和彭德怀相互勾结,如果他们的阴谋得逞,毛主席和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我们和他们係你死我活的斗争!”江青并未参与接见,这话从何而来?肯定係毛泽东透露给江青的。

总之,毛泽东在姚文元评《海瑞罢官》这颗射向彭德怀的重型炮弹即将发射之时,于1965年9月接见彭德怀并安排他到西南三线,并非人们常讲的“国有危难,便要重用彭德怀”,并非让彭德怀在三线搞出点“名堂”,将来可以带兵打仗,而係毛泽东精心设置的一个圈套,或者讲係毛泽东酝酿发动文革的一个战略部署。这样做既可以方便自己在北京动手,又可以撇清自己的责任,还可以为以后监视、囚禁、批判彭德怀埋下伏笔。

而毛泽东对彭德怀一番推心置腹、委婉动听的谈话,也并非人们常讲的虚怀若谷、幡然悔悟,而係表面和悦,暗藏玄机,哄他高兴,请君入瓮,让彭德怀心甘情愿地往陷阱里跳!

2014-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