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尽在资讯 >华人寄居论风波‧槟首位巫统领袖开口‧阿力夏要阿末道歉 >

华人寄居论风波‧槟首位巫统领袖开口‧阿力夏要阿末道歉

2020-06-20 尽在资讯 721 ℃
正文

华人寄居论风波‧槟首位巫统领袖开口‧阿力夏要阿末道歉(槟城)巫统峇东埔区部委员兼诗布朗再也区州议员拿督阿力夏排众而出,成为首个槟州巫统领袖劝请发出“华人寄居论”的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拿督阿末依斯迈,向华社作出道歉。自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拿督阿末依斯迈发出的“华人寄居论”引起华社轩然大波,巫统槟州联委会迄今未有代表对此发表任何意见,包括劝请阿末依斯迈向华社作出道歉。巫统11个区部主席及12名州议员在今日(週五,5日)下午3时30分,也会在槟州巫统大厦召开记者会,针对“寄居”发表他们的看法与立场。阿力夏认为,倘若阿末依斯迈确实有在补选期间说过“华人寄居论”,就应该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任,敢做就敢当,勇敢地站出来向华人道歉。他说,虽然他并没有在马来报章上看到阿末依斯迈发表的这项言论,不过在竞选期他有从华裔选民口中听闻这件事。阿力夏週五接受《》的访问时表示,他是一个有良心的议员,也是属于“半个华人”的马来议员,因此若阿末依斯迈曾经发表让华人感到痛心的言论,就更应该为了全民团结而道歉。较早前,在峇东埔国会补选中败选的阿力夏也不否认,阿末依斯迈的“寄居论”多少已造成华裔选票的流失,是帮倒忙,非但没有稳定他的选情,反而造成24.5%的华裔选民的反感,对国阵投下反对票。根据峇东埔补选的成绩,甘榜比勒村民对国阵的支持票从308大选的554降减至826补选的485票。反而是强调多元政治的公正党,单是在这个只有1761个选民的村庄内,得票率一直在增加。阿末依斯迈在峇东埔国会补选期间是甘榜比勒(Kg Pelek)的“养父”,他在一场讲座会上说,华人只是“寄居”在大马,因此,根本不可能做到各族平等,而引起华社,包括华基政党的强烈不满。阿末不知悔改丁福南促首相严厉对付槟州民政党升旗山区部主席拿督丁福南医生促请首相兼国阵主席拿督斯里阿都拉,马上采取最严厉的纪律行动,包括开除党籍,以对付对发表“华人寄居论”后,仍不知悔改的巫统升旗山区会主席拿督阿末依斯迈。他指出,首相已指示阿末向全马华裔道歉、副首相也为他的言论而代表巫统向华社公开道歉,但这名巫统领袖仍然坚持自己没有做错,并拒绝公开道歉,这种作法已再次伤害华社及全民团结。也是民政党全国副主席的丁福南医生週五发表文告时说,阿末依斯迈顽固、高傲及不知悔改的态度,已不能获得宽恕。他说,阿末依斯迈的作法犹如掴了正副首相一大巴掌,因此身为国阵最高领导人的首相,必须对这个极端份子采取最严厉的对付行动,以免这类不良风气继续在国阵滋长。“阿末的蛮横作法已令华社非常气愤及痛心,而民政党升旗山区部也呼吁有共识的大马人民一起杯葛阿末的作法;民政党升旗山区部也不会与阿末合作或联繫,除非他肯道歉且彻底改过。”他强调,国阵几十年来辛苦建立的良好形象,绝不可被这些极端份子毁于一旦。为挽回国阵的形象及团队精神,国阵可免掉这类党员的存在。林熙隆抨阿末“沉默恐怖主义者”马青署理总团长拿督林熙隆形容,发表“华人寄居论”的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是“沉默的恐怖主义者”。他说,阿末依斯迈发表这项破坏种族和谐的言论后仍大言不惭,这更加引起公愤。“即使巫统领导人纳吉已作出道歉,但阿末依斯迈依然故我,坚持不道歉。他这样做,根本就是不尊重华社。”他表示,阿末依斯迈不只是要向华社道歉,还要跟全国人民公开致歉。“我相信各种族人民都不想被分化,但他的言论却正是要搞种族分裂,这令人髮指;有关言论也反映出他的思维,像是沉默的恐怖主义者。”翁诗杰:可不道歉阿末须为言论负责 马华副总会长拿督翁诗杰指出,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拿督阿末依斯迈可选择不道歉,但不代表他能够不受法律的约束。他针对阿末不道歉一事指出,“寄居论”对马来西亚人,不管是那个政党、种族都是不能被接受的。阿末所说的话具有严重伤害性,同时也是煽动性的,而马来西亚人不喜欢强迫,道歉与否是他的决定。他指出,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早前已表达立场,巫统本身应先行处理党内的纪律问题,等于要不要采取纪律行动,是由巫统来决定。他也指出,除了巫统的纪律行动,煽动法令是存在的。阿末可以不道歉,但他要为自己所说的话负责,包括面对煽动法令的对付,警方也已展开调查。另一方面,针对国大党所揭露,中四的历史课本出现把非马来人视为外人的观点,企图塑造“我族”和“”他族”的意识形态一事,他用“好事”来形容。他说,其实,马华先前已针对国中所采用的历史课本的一些片段,进行全面的查阅和深入探讨。同样的,国大党针对一些字眼,尤其是“外来者”的字眼发表意见,教育部和有关方面,确实需要针对此作出彻底决定。他指出,一些问题不能因为存在已久,就认为是对的,不能“积非成是”。道歉不能了事魏家祥要警控阿末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说,他不相信媒体会听错、写错和错误诠释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拿督阿末依斯迈所说的“华人寄居论” 。他认为,讲过不算数反而怪罪媒体,才是没有道德。他週五在汝来英迪国际大学学院为马来西亚国民型华文中学校长理事会15届常年会议及教育研讨会主持闭幕,回应阿末依斯迈发表《星洲日报》害惨他的言论时表示,媒体不会无中生有。他指出,不管“寄居”的字眼怎样翻译,意思都是一样,“华人回去华人的家”这句话也非常浅白,不难解读,根本无需请马来文学博士解释。“所以,我想问阿末依斯迈,媒体是怎样害惨他?”他说,就算阿末依斯迈现在愿意道歉,也不代表此事可以不了了之,警方必须针对5宗投报秉公处理,并以煽动法令调查此案。他认为,阿末依斯迈的言论一旦涉及煽动,警方就必须提控,这才起能杀一儆百之效。他表示,政治人物发言后,不能怪罪媒体报导错误,因为媒体是民主社会的第四权,记者有权力根据所听到的,作出报导。也是马青总秘书的魏家祥指出,马青要做的已经做了,并已向警方投报和致函要求阿末依斯迈道歉,可惜当事人连首相及副首相的劝告也不愿意听;“现在,球已经在他脚下。”他认为,巫统内部应该知道怎样去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此事发生在马华,他相信马华已经解决了。许子根促褫夺勋衔 民政党全国代主席丹斯里许子根认为,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拒绝为他所发表的“寄居论”道歉,明显已违逆国阵和巫统的立场,理应受到国阵和巫统的纪律行动对付。他也促请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褫夺阿末依斯迈的拿督勛衔。他表示,民政党对首相兼国阵主席拿督斯里阿都拉强调“寄居论”不代表国阵和巫统立场的言论,表示欢迎。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代表巫统道歉,也展示了巫统的诚的态度。“不过,令我们失望的是,阿末依斯迈却不遵从党领导层的立场。基于此,国阵和巫统应该严厉对付有如阿末依斯迈般不负责的领袖,不管他们来自哪一个政党,因为种族主义的火焰不能殃及国家,这是非常危险的。”许子根週五在哥市为丹州民政党代表大会主持开幕后,如此指出。提到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之前责怪他当年给阿末依斯迈封赐拿督勛衔时,他认为林冠英又在玩政治把戏。“没错,我的确赐封他成为拿督,不过那时的阿末依斯迈是一个合作的巫统领袖,现在他发表了寄居论,情况就不一样了。“如果林冠英不满意,他绝对有权夺去阿末依斯迈的拿督勛衔,而不是把责任推给我,一味怪罪以前的槟州政府。这也是为何我接受他的挑战展开辩论。”针对吉打民青团已公开促请他不要在今届党选竞选全国主席职时,许子根表示不会感到惊奇。“就算在巫统、马华、行动党、回教党等政党,也有党员促请他们的领袖辞职。完全没有这种异议的政党才奇怪,更何况我们已在今届全国大选惨败。”黄燕燕:阿末应道歉针对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发表的“寄居论”,马华妇女组主席拿督黄燕燕表示对此言论极为不满,并强调华社并不接受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道歉,吁请阿末依斯迈亲自向华社道歉。她也促请国阵和巫统采取纪律行动对付阿末依斯迈,而丹州马华将呈函首相兼巫统主席反映马华的不满。也是马华丹州联委会主席的她指出,丹州马华对此事的立场非常明确,除了要求阿末依斯迈道歉,也吁请巫统採取纪律行动对付后者。她也认为,阿末依斯迈坚持不道歉,已违反国阵精神,同时与大马全民的团结精神背道而驰。“所有的大马公民都是大马人,他怎能发表这种言论?巫统应该重视此事,对他采取纪律行动,不然任何一个国阵领袖都能发表这种破坏国阵精神的言论了。”黄燕燕週五下午在哥市主持马华丹州联委会会议后,对记者发表谈话。她促请巫统主席在最快的时间内采取最洽当的行动,因为人们不能容许这种藐视其它种族的行为存在。“巫统署理主席已经道歉,阿末依斯迈却不肯道歉,我们不能接受这种态度。”黄燕燕週五也出席了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颁发福利金给贫老及病黎的仪式。受惠者包括乐龄人士谢授谦、苏秀玉、刘引香,病患麦德贤、张国年、黄子记,单亲母亲蔡金珠以及4名孤儿的监护人洪秀君。黄燕燕致词时提到,该部门有意通过马华各区会,推选一位特别助理,协助监督该部门的官员从速解决福利的申请工作,不过这项建议有待进一步探讨。华总斥阿末狂妄华总炮轰发表“华人寄居论”的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纵然在千夫所指下还自认没有错及不肯道歉,显示长末的狂妄及无知。总会长丹斯里林玉唐週五发文告说,阿末依斯迈无视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都拉和署理主席拿督斯里纳吉的劝告和指示,形同公然刮了巫统领导层一巴掌,应受到巫统严厉的对付。文告也谴责阿末依斯迈不但对发表“华人寄居论”没有悔意,还在继续操弄种族课题,例如进一步发表“巫统若太过照顾华人的感受,恐怕将会失去马来人的支持”等会引起族群对立的言论。文告说,阿末依斯迈的煽动性言论必须受到法律制裁,并形容他已成为一个政治“毒瘤”,如果任由他继续叫嚣,使到“华人寄居论”课题进一步发酵,不只破坏种族和谐关係,也影响国家的稳定和发展。‧2008.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