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生活人 >疗癒病患「萌力」无限,毛小孩披白袍 >

疗癒病患「萌力」无限,毛小孩披白袍

2020-07-25 C生活人 948 ℃
正文

疗癒病患「萌力」无限,毛小孩披白袍

狗狗给予病患及小朋友改变的力量,「这就像爱情的力量,是一种不可思议、难以解释的事情,而且是人类做不到的。

当你在冰冷肃静的医院中,遇到一只热情活泼的狗狗迎面而来,那是什幺感觉?你或许会想,狗狗怎幺可以进入医院?牠们可不是普通的狗狗,而是披着白袍的「治疗犬」!摆脱传统看家、打猎的角色,狗狗不仅能陪伴人类,更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不论是替盲人指引明路的导盲犬、在台南大地震中嗅出生还者的搜救犬、能在数千公顷的机场侦测出爆裂物和毒品的侦爆犬和缉毒犬,或是与警察一同执行搜索任务的警犬,都是善用狗的服从性及优异的嗅觉来弥补人类的不足。

不仅如此,近年更出现一种狗狗的「新职业」──治疗犬,牠们披上白袍,到各大医院及长照机构出诊,利用狗狗热情又服从的特性,快速获得患者的信任,愿意进一步与牠们互动,帮助失能的长辈和身障者复健,并让特教儿童突破心防,学习社会化。

疗癒病患「萌力」无限,毛小孩披白袍

治疗犬专业认证 考验人狗默契

治疗犬是经过特别筛选及训练,且拥有良好健康状况的犬只,能够有效、安全地参与治疗活。

目前持续投入服务的治疗犬仅约三十只,服务的医疗院所包含振兴医院、淡水马偕医院、北市和平医院、内湖三军总医院等大型医院,以及各县市的护理之家和长照机构。

这些毛茸茸的身影比人类医生更加忙碌,由于每次工作时数须控制在一∼两小时,且愈来愈多医疗院所争相邀请治疗犬前去服务,因此每一只治疗犬都行程满档,主人的业余时间几乎都得陪着治疗犬上工,用「萌力」协助各地的失能长辈和身障者复健,并给予特教儿童勇气突破心防。

人称「熊爸」的犬类行为训练师王昱志,同时也是台湾动物辅助治疗专业发展协会常务理事,除了推广协会治疗犬的服务,他还负责开设治疗犬培训课程。熊爸说,其实治疗犬不需要天分、也不限品种,甚至任何个性的狗狗,都可以经由训练通过治疗犬的认证考试,不过这项认证最主要不是在测验狗狗的能力,而是主人如何「引导」、「带领」狗狗完成指定动作,两方的默契与配合度才是关键。

有别于其他训犬师,熊爸的理念可能会让你大吃一惊。「治疗犬最基本的特性就是稳定、听话,但只要是『狗』就一定会有不听话的时候」,这并不代表牠不合格,只要牠能适时地听取指令被唤回或停止错误动作,这就够了。换句话说,「训犬」这两个字从来都不是「服从」的代名词,而是追求人狗和谐相处的一个途径而已。

疗癒病患「萌力」无限,毛小孩披白袍

犬类行为训练师王昱志(熊爸)与治疗犬哈乐

毛茸茸可爱模样 长辈开心复健

「与狗狗到医院服务十四年了,难免听到有人抗议『狗怎幺可以进来?』甚至被不知情的民众拦住去路,真的很尴尬」,治疗犬哈乐的主人说,最近又碰到这样的情况,幸好淡水马偕的医护人员挺身而出,大声地解释「牠是来帮助我们的医生啦!」其实治疗犬与医生没有两样,出诊时主人及狗狗都必须披上白色且印有专属字样的制服,只是有些人没有注意到才产生误会。

治疗犬出诊并没有想像中容易,除了通过鉴定的必要条件外,还要配合不同的机构、服务对象,与动物辅助治疗师一同设计、学习新的技能和使用新的道具,并根据患者的属性和治疗的次数去调整复健的内容。以治疗犬哈乐为例,最近正在学习专为轮椅长辈设计的「推大球」和「健康操」,哈乐必须先学会相关指令动作,才能在服务时吸引爷爷奶奶起身动一动、张口说话,即使哈乐偶尔也会偷懒,中途偷溜去找爷爷奶奶撒娇,但也逗得长辈们相当开心,替日复一日的复健生活增添不少乐趣。

疗癒病患「萌力」无限,毛小孩披白袍

突破自闭儿心防 学习融入社会

此外,不少特教儿童非常怕生且不爱说话,要他们开口相当不易,但是为了与狗狗交朋友,他

们愿意突破心防、勇敢地说话。哈乐的主人分享印象深刻的服务故事,有个年约六、七岁的自闭儿童,从小到大没说过几句话,但是为了跟狗狗互动,他鼓起勇气开口喊了狗狗的名字,妈妈看到这一幕喜极而泣,因为她已经四年多没听见孩子开口说话了……从照顾狗狗的过程中,他学会与人互动、关心他人,从倒水给狗狗喝,到端水请妈妈喝,把关心从动物转移到人身上。

另一个自闭小女孩个性很固执,坚持每天都要玩同一种游戏,同侪都玩腻了,所以都不愿意与她同乐。透过治疗犬课程,小女孩开始会开口询问狗狗,「你今天想玩什幺游戏?」散步、吃东西、套圈圈,动辅师每次都给她不一样的答案。妈妈充满感激地说,她女儿终于在学校交到朋友了,因为她懂得倾听别人,愿意配合同侪玩不同的游戏。

疗癒病患「萌力」无限,毛小孩披白袍

此外,哈乐不只到医院服务,偶尔也会去各级学校上课,教导学童及父母如何正确与狗狗相处、学习当个小主人,并从狗狗身上学习责任感和同理心。狗狗给予病患及小朋友改变的力量,「就像是爱情的力量,是一种不可思议、难以解释的事情,而且是人类做不到的。」